胖手

朱海波,安徽合肥人。

© 胖手
Powered by LOFTER

看见春天的流星

向左,向右, 十字路口

大路和小径

祂悲悯地

向探寻的羊群发问


把脸庞埋在双掌里

沿着埋伏的命运线

列车呼隆隆哭啸而过

一旦点亮就烧成灰烬

我遇见一颗流星


似乎寓意着什么

迷失的人们

告诉我们何为永恒

你到哪里去了

一声叹息你是宿命


如果我看见

我就要相信

要把这一段的旅程

固执地描绘成灿烂


灰色天空下

废墟中的彩虹斑斓。

总有一天

应该不远

那是春天


想起了爷爷

     我的爷爷自从八十岁后,就在家中隐居

他的耳朵聋了,每天早起,打扫庭院前后左右的角落

      然后走向田间看看庄稼的生长

到了他这样的年纪,就连鸟儿也不畏惧他了,

他坐在冬天的阳光下,一群围绕在他身边的麻雀,经常捡吃着一些碎粒的食物

     孩子们大了,孩子们远了,孩子们消失了,...


十五号这 一 天

      早上,男人看看身边熟睡的女人,悄悄起来带上门,简单擦把脸骑着车子到住处附近的早餐店,早餐店的面积很小,严格来说,不算是店,报亭那么大,但是有墙壁有顶棚,最重要的是有块招牌,肯定算是店了。店主是一对中年夫妻,男女通常都是微笑的忙碌着,男的长着团团的脸庞和微圆的肚子,女人系着马尾辫和光洁的围裙,这一切都让人对自己的食欲感到放心,所以生意很是红火。为了不须排队买早点,男人几乎都是第一个过来买的,点了要买的东西,今天的早餐丰富多了,牛奶、油条加上汁水鲜美的小笼包和锅贴饺——这可是这家早餐店的招牌!目前,买东西的人大都还没有来,...

母亲起的名字

母亲起的名字


 

1、

那时,

母亲起的名字

在山海经里四处奔跑

她四处追捕着具有异象的祥瑞

那些日子只要闭上眼睛

她就忙着给未来命名

后来,

秋天的十月

呱呱坠落

躺卧在她的掌心

我号啕大哭,没有泪水

而母亲却泪流满面:

其中,一条是长江

另一条是黄河

以及众多散落的湖泊

后来这些河流一直生养着子孙


2、

母亲啊,你的梦

山海经是一部你的梦史

记录着你曾经的辛劳和怀胎十月的混沌


3、

母亲啊,我的名字

就是一部兴衰史

我的躯体

就是一部苦难史

泪水是白色而又冰凉的

足以涤荡我满脸满身的泥泞和污黑...

我只想和你谈谈话

我只想和你谈谈话


向我敞开心房把

我请求你,姑娘

我将给你海洋

也给你太阳

太阳在我的眼里

海洋澎湃着我的胸膛

我总是妄想

所有的美好对我开放,

今天的夜晚堤坝消融

今天的夜晚不许设防

我们谈谈话吧,就谈谈话而已,

已经足够了,

对灵魂者来说,

美好的语言抵得过黄金万两

谈谈我们的遭遇

在雪地里,彼此想留下了什么脚印几行

上帝就在身旁

张开翅膀,你,多么天使一般的姑娘

你就躺在我每日行走的阳光背后的影子啊


傍晚的园林

我听着猫王的歌,  for  i can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听着,听着,就有些忧伤了

我看着园林的天色渐渐晚黑

看着,看着,就有些伤感了

我想说,我爱过

错过

得到

拥有

都这么美丽

WHAT A WONDERFUL WORLD

这个季节,

绿色的大肚子青蛙

呱呱呱的唱着时光易老

生命短暂的欢歌

whooosar

这么豁达的欢歌

他们几乎不择河流,

只要能歌唱就好了

只要是能够活着

哪怕微渺地存在着

《弹琴的诗人头发快要掉光了》

——致敬窦唯的《哦,乖》


诗人的头发快要掉光

鹧鸪寺里的和尚

弹琴的人快掉光头发

喜马拉雅山的喇嘛


啊……哦……哦……啊

什么话都没说

就已经到了告别时分

什么酒都没有喝

也没想明白一件事情


错过了很多女孩

最后想起了哪一个她?

点一根烟啊 靠着大树躺下

我看见远方的爹妈

你们忙着收割什嘛


你们啊

把我生下


你们啊

教我说话


你们啊

把我拉扯大


你们啊

叫我生个娃


我也努力

照着做啊

最后却有点好笑,是吧?


最后我试图忘掉所有姑娘

做一个无欲无求的和尚

最后我试...

写不出来了

之前开车中,忽然冒出的第一二句歌词,好久没写过歌词了,写不完整了


即使又给我一个巴掌

也不过是再一次鼓掌

即使又是得不到

也不会影响想象


叹这命运的跌宕

多可惜未谱成宏大乐章

多年后鬓发苍苍回望

缘不过是幼时过山车那般景况


早已经有注脚

伏线蔓延在手掌

是怎么样,就怎么样

何须这般的紧张

所有风霜  不抵一口就喝光

即使失败,也要豪爽


约几个朋友 今夜把酒

什么话都不说 就已经足够


找个人去旅行


找个人去旅行

去看看海去看看云

多久都没有

 一刻互相依靠的灵魂


虽然放弃

但是会还偶尔想起

偶尔想起

就会惦记


听一首歌很认真

对一个人很用心

都是曾经


水ru交融的稚龄

水积脚踝的童真

水积膝盖的青春

水积臀部的忧伤

水积腰身的彷徨

水积胸膛的成熟

水到脖颈的回望

水漫全身的埋葬


出场

退场


尽力而为,便不算枉费。


你可以死亡,但是不能绝望

你可以离开,但是不能怨恨

你可以行走,但是内心不能没有停留

你可...

想念是最忠实的信鸽

我遇到了一个很美的姑娘

却忽然想到了最后的死亡

我想起了你

在这个时候

我请你允许

并且要原谅

说真的

我们的时间真是不多

却还是总被拿来浪费

你今天的早餐

是否有阳光的味道

我们搁在河的两旁


1/3